纪念丨《音乐之声》让他家喻户晓他却对此嗤之以鼻

  • 时间:2021-07-26 09:1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www.abrn.com.cn强强联合 冠军助力——名品世家·冠天下项目发布,当地时间2月5日,好莱坞传奇演员克里斯托弗·普卢默(Christopher Plummer)的家人向媒体证实,他在位于美国康涅迪克州韦斯顿市的家中去世,享寿91岁。两周之前,他曾在家中跌倒,摔到了头部,虽休养多时,但最终还是因为年事已高而出现多项并发症。

  即便声名显赫的演员,命运也各有不同。最理想的是自己最认可的角色,获得最多人欣赏;最讽刺的莫过于是自己最唾弃的角色,获得最多人肯定。而克里斯托弗·普卢默的人生恰恰是后一种。

  普通观众会记得他是《音乐之声》(The Sound of Music)里英俊潇洒却不苟言笑的冯·特拉普上校,相信世界上绝大多数媒体的讣文标题,也会带上这部电影。不过,对于他的忠实影迷而言,更会记得他吐槽《音乐之声》“一塌糊涂、哭哭啼啼”,不如叫做“S&M”或者《鼻涕之声》(The Sound of Mucus)算了。他们着迷的是他的恃才狂放和锋芒毕露的性格魅力,以及他在舞台上和银幕上释放全部身心的热情。在普卢默七十年的职业生涯中,很长时间他都在反抗一种既定的标准,为此迷失过,也沉寂过。待到韶华不再、白发满镜之时,才终于赢来初心不易的回报。

  克里斯托弗·普卢默于1929年12月13日出生在加拿大多伦多,原名亚瑟·普卢默。他出生不久后,双亲便告离婚。小普卢默跟随母亲回到她位于魁北克蒙特利尔的娘家长大,因此自小便能说一口流利法语和英语。普卢默母亲的爷爷曾出任加拿大首相,属于当地的豪门望族,他的母亲也崇尚在当时已日薄西山的贵族生活方式。日后,他曾回忆说,或许正是这样的成长背景,“令我想要变坏、变粗鲁,比起找到门,更想探寻秘密”。

  普卢默自幼学习钢琴,拥有很高的弹奏技艺,曾想成为一名钢琴家。他的高中同学里,还有日后成了爵士乐大师的奥斯卡·彼得森。不过,普卢默在看了劳伦斯·奥利弗主演的《亨利五世》(Henry V,1944)后大受触动,立志也要成为舞台剧演员。中学毕业,普卢默毅然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,直接进入蒙特利尔剧团边演边学,十八岁时便已有了正式公演登台的机会。之后的十来年间,他主要活跃在加拿大与包括百老汇在内的美国舞台上,演过《哈姆雷特》等诸种莎翁名剧,间或也曾出现在电视荧屏之上,其俊朗的相貌、挺拔的外形与扎实的演员基本功,都给不少业内人士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1958年,受电影导演西德尼·吕梅特赏识,普卢默在《舞台在我心》(Stage Struck)中初登银幕,出演男二号。不过,此后几年里,普卢默的主要精力依然还是在戏剧上。1961年,他首度站上伦敦的舞台,精湛的演技甚至征服了挑剔的英国剧评人。1964年,暌违大银幕多年的普卢默在安东尼·曼执导的《罗马帝国沦亡录》(The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)中饰演罗马皇帝康茂德;同年,英国BBC为纪念莎士比亚诞辰四百周年而拍摄特别电视版《哈姆雷特》,普卢默获邀饰演丹麦王子,拿到了一个艾美奖的提名。

  当然,真正让普卢默站上银幕之巅,成为全球家喻户晓大明星的,还是1965年3月开始上映的《音乐之声》。该片打破了此前由《乱世佳人》保持的影史最高票房纪录,在全世界范围内共29个国家和地区刷新了票房纪录,还获得总共十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,最后赢下包括最佳影片、导演在内的五项大奖,而诸如《哆来咪》《孤独的牧羊人》和《雪绒花》等电影插曲,至今也仍传唱各地,历久不衰。

  然而,普卢默自己却并不欣赏《音乐之声》。即便常被媒体问及与这部电影有关的种种,他也毫不讳言多次坦言,那种一味煽情的老调故事如何让他感到反胃,甚至还有意错过了该片上映四十周年的剧组聚首活动。他甚至都不愿提到该片的完整片名,以至于常用“S&M”这一缩写来作代称,恶搞趣味十足。

  想当年,为唱好男主角冯·特拉普上校在片中的几个唱段,普卢默专门做了大量演唱训练,满心以为自己的嘹亮歌喉这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。结果,影片拍摄完成后,制片方还是对其歌声不够有信心,另外聘请了专业代唱歌手来做配音。眼看自己的事前努力悉数白费,普卢默怒不可遏,也难怪他始终对自己参演的这部影史经典没有好话了。

  “那种酸不拉几的角色对我来说是最难演的,尤其是我的嗓音和肢体表演,是被训练来演莎士比亚的。”1982年接受《人物》杂志采访时,普卢默说到,“要演冯·特拉普这么一个糟糕的角色,你需要调动你知道的所有技巧,去填补角色本身的空虚。那部该死的电影,像影子一样跟着我。”

  不管本人的喜恶如何,《音乐之声》的大热,还是让普卢默成了欧美影坛炙手可热的明星,各种片约接踵而至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他相继出演了《双重特工》(Triple Cross,1966)、《将军之夜》(The Night of the Generals ,1967)、《不列颠之战》(Battle of Britain,1969)、《滑铁卢战役》(Waterloo ,1970)、《粉红豹回归》(The Return of the Pink Panther,1975)、《国王迷》(The Man Who Would Be King,1975)和《时光倒流七十年》(Somewhere in Time,1980)等热门影片,虽然都不是担纲主演,但其配角形象往往也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与此同时,他的直来直去的性格、酗酒的习惯和混乱的两性关系,也是声名在外。

  1967年,他在接受CBC采访时解释酗酒的原因:“当黑夜降临,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就会袭来。你在舞台上贡献了自己的全部,换来的不过是落幕之后的一阵掌声。即便掌声雷动,那也不足以填补余下的夜晚。”他坦言自己不会再设法去讨人喜欢,“我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,只有在遇到那些欠缺专业精神的人的时候,才会变得难搞。”

  1971年,原本预定在英国国家剧院排演的《科利奥兰纳斯》中担当主演的他,被安东尼·霍普金斯替换,原因就在于剧组成员不满他的坏脾气。

  进入1980年代,普卢默参演的电影作品的质量有所下降,而他也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了舞台上。1991年,他在系列电影《星际旅行6:未来之城》中出演大反派张将军,让人眼前一亮。此后,他陆续参演了《马尔科姆X》、《狼人生死恋》、《十二猴子》、《美丽心灵》、《亚历山大大帝》等优秀作品,选片质量明显回升。

  普卢默一生有过三段婚姻,唯一的女儿、演员阿曼达·普卢默是在与著名舞台剧演员塔米·格兰姆斯(Tammy Grimes)的第一段婚姻中所生。不过,真正令他逐渐远离酒精和坏脾气的,还是她的第三任妻子伊莱恩·泰勒(Elaine Taylor)。在奥斯卡的获奖致辞中,他表示,“因为拯救了我生命中的每一天,我的长年承受痛苦的妻子伊莱恩,值得获颁一座诺贝尔和平奖。”

  随着年岁的增长,脾气变好的普卢默对于《音乐之声》的态度多少也起了一些变化。“我已经翻篇了,”2019年接受英国《卫报》采访时他曾表示,“当初我确实想不明白,怎么它就会那么受欢迎呢?那些人是不是从没看过电影啊?压根不知道分辨电影的好坏啊?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也想明白了。总而言之,我还是要感激这部电影,要感谢伟大的导演罗伯特·怀斯(Robert Wise),还有女主角朱莉·安德鲁斯(Julie Andrews),这么多年来,我们一直都是挚友。”

  2012年,八十多岁的他,凭借《初学者》(Beginners)中向儿子出柜的同志父亲一角,获得了第84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,创下奥斯卡历史上最高龄获奖演员的纪录。站在颁奖舞台上的那一刻,手捧小金人的普卢默,不无诙谐地打趣说:“你也就比我大两岁啊,怎么我以前就没遇上你呢?”

  2012年2月,克里斯托弗·普卢默凭借《初学者》获得第8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。 视觉中国 图

  确实,从影几十年,普卢默参演的电影作品数量不少,其中也不乏可圈可点的佳品,但他第一次获得奥斯卡提名,却已是2010年他年过八十以后——他在《最后一站》(The Last Station)中饰演的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——着实有些迟到。其实,早在1999年时,他在迈克尔·曼的《惊曝内幕》(The Insider)中饰演男三号,就拿到了全美多个影评人协会的最佳男配角奖,原本大家都看好普卢默能够就此人生第一次冲击奥斯卡,结果却连提名都没拿到,当时就让行业内外不少人为其感到委屈。

  2018年后,年近九旬的普卢默顶替凯文·斯派西在《金钱世界》(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)中出演富可敌国却吝啬苛刻的保罗·盖蒂。凭借这一角色,他再度拿到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,又创下了获提名演员中最年长者的历史纪录。事实上,原本导演雷德利·斯科特就属意由他来演该角色,但考虑到普卢默的年龄,后来才决定改找凯文·史派西。谁料,影片杀青后不久便遇上史派西性丑闻曝光的负面消息,制片方决定另外找人重新拍过,眼看时间紧迫,老当益壮的普卢默却毫不畏惧,临危受命,狠记台词,终于按时完成重拍工作。

  过去的几年中,热爱表演事业的他,并没有放缓工作节奏。普卢默先后参演了《利刃出鞘》、《最后一搏》等数部影视作品,即便是去年疫情期间,也仍完成了中美合拍动画片《金面具英雄》(Heroes of the Golden Masks)的配音工作。他曾在2008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:“如同T.S.艾略特用咖啡勺丈量他的人生,我用演过的角色丈量自己的人生。”“演员这一行没有退休一说。”他也在2014年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说过,“死也要死在舞台上,那才是演员一生最好的谢幕。”